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" />

德国足球联

德国足球联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德国足球联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德国足球联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23年做上千布偶!西安七旬奶奶退休后“乘风破浪”-

  西安古稀老太卫腊梅退休20多年里,坚持手工制作数千件布偶。坚持这么久,卫腊梅说只为自己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,圆小时候的布偶梦。

  9月4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南门,70岁的卫腊梅住在这附近。卫腊梅说,在她小时候,家住钟楼邮局跟前,北大街上有一家洋娃娃店,因为喜欢,没事老去店里看洋娃娃。1958年她八岁那年,在洋娃娃店门口有一位漂亮的俄罗斯女士,婴儿车里推着一个可爱的宝宝,买了一个洋娃娃。“在我眼中,这就是三个洋娃娃,一个比一个漂亮。从那时起,自己要手工制作洋娃娃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。”

  在卫腊梅家客厅里,记者看到,沙发上、墙壁上、房梁上,摆满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抱枕、动物造型玩具、布偶、布艺装饰品等。卫腊梅拿起一个70cm高穿洋装的粉色布偶说,这个布偶灵感就来自于8岁那年见到的俄罗斯母女俩,这也是自己制作的第一布偶。“后来做的洋娃娃或多或少都有她们的影子,在我眼中每一件布偶都有灵魂,我对每一件布偶都倾注了浓厚的情感,这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无法割舍的情怀。”传统手工艺人卫腊梅说。

  卫腊梅最早在肉联厂工作,1997年底退休后,就去了北京,成为一名北漂,正式开始追梦生活。最初她是做玩偶服装,后来开始做布偶,1999年陕西城运会的吉祥物朱鹮就出自卫腊梅之手,她还参与制作了昆明世博园的吉祥物灵灵,此外还有许多电视节目中卡通形象的制作。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梦想,身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布偶奶奶”。

  2010年,卫腊梅回到西安,随后她便在家搭建了工作室继续制作布偶玩具。“每件作品前期都要设计制版,再按照设计手工裁剪、缝纫、填充,每个环节都要耐心打磨,最终才能呈现出好的作品。”卫腊梅说,手工缝制的布偶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,相比机器量产更有温度和人情味。

  如今,卫腊梅还研究起了直播,经常和网友在线上交流手工缝制技巧。“互联网、直播这些新鲜事情我都要学,不学我就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虽然年龄是奶奶,但心态还要乘风破浪。”卫腊梅说,坚持做布偶,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手工艺术,是自己最大的梦想。

  卫腊梅的朋友惠霞表示,制作布偶是一件需要耐心、时间、感情的事,最重要的就是坚持,“每当遇到制作瓶颈时,卫老师都会坚持下去,20多年来从未放弃过,这样的品质难能可贵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 佘欣/文 赵彬/图


德国足球联

上一篇:挖掘机要挖掘机

下一篇:信阳新冠肺炎确诊病例